人生自是有情痴

喜歡有關愛情的詩詞﹐尤其是那些古詩舊詞﹐

說起來都是被李商隱和李清照給害的。

從幾首無題到錦瑟﹐再從声声慢到醉花陰﹐一首首讓我慢慢地淪陷。。。。

漸漸地﹐我會去留意一些唐詩宋詞以外有關愛情的詩詞。

無論是熱情奔放﹐還是娓婉隱約﹔繾卷纏綿也好﹐思念糾結也罷﹐

中華文化五千年不是蓋的﹐從太平盛世到戰火連天﹐

有關愛情的詩詞各個朝代層出不窮。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

記了一肚子的情詩愛詞後﹐幻想有一天可以和愛人花前月下﹐

指著天空的牛郎織女星﹐來幾句什麼‘織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的﹐

然後他就會感動得兩眼發光 (像方世玉他娘一樣)。。。。

結果現實上卻事與願違﹐找了個純英校生的伴侶﹐

能聽會說就已經很不容易﹐古詩詞欣賞的就別太為難他了。

枉費我記了那麼多情詩﹐最後卻落得英雄無用武的田地。

不過幻想歸幻想﹐現在人老了﹐就算他聽得懂﹐我也實在做不到像紫薇格格那樣﹐

深情款款地看著他﹐對著他說什麼 :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他不肉麻死﹐我都怕被自己給雷死。:D

不過也不是所有詩詞都是那麼肉麻﹑苦情﹑悲嘆的﹐

在這裡分享一首俏皮有趣的詩﹐唐伯虎的妒花 :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点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兰房,折来对镜化红妆。
问郎花好奴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闻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日伴花眠!

15 Comments

  1. Oh I don’t think you can out-“mush” me where mushy romantic stuff is concerned, so don’t worry about me… 😛

    1. CK says:

      Ya ya ya, u are champion! Mr Mushy…. 😛

      1. Not Mr. Mushy but King of Mushy!! 😛

      2. CK says:

        Ok ok, you win you win, Mushy King! 😛

  2. JT says:

    读罢唐寅“妒花”诗,不会作诗也会“淫”。
    看一看,这《妒花》前两句,也意淫绵绵啊~~

    1. CK says:

      好好一首俏皮詩﹐到了你手裡變成”淫”意綿綿﹐真是昏倒。。。。 😛

  3. JT says:

    在古典文学里,写到男女进行房事的时候,总写道,“共赴巫山云雨”,或者“不免云雨一番”,所以你看那“初着雨”是不是有性暗示?而且那佳人很可能是“处女”呢!:P

    1. CK says:

      哎喲﹐你想得真深入咧﹐唐伯虎﹐地下有知﹐肯定昏倒。
      “共赴巫山云雨”,或者“不免云雨一番”,已經算露骨了。
      “一夜無話﹐滿室皆春”比較含蓄些﹐ 哈哈哈。

  4. jemima says:

    Have you ever written any love poems? 😉

    1. CK says:

      Hahaha, no i had never written any love poems, not good in that, ahem. 😛

  5. JT says:

    “不免云雨一番”哪算露骨?老兄是少见多怪,给你看什么才算“露骨”:
    “未央生就把下身抬起,離陰戶一尺多高,挺起陽物朝下一攻。那婦人就像殺豬一般喊起來道:「阿呀!使不得。求你放輕些。」未央生把兩隻手替他扒開陰戶,慢慢輕輕捱擦捱擦許久,只進得一寸龜頭,其餘都在外面不能徑入。未央生又挺起陽物朝裡一攻。婦人又喊起來道:「使不得!求你用些饞唾。」未央生道挺起陽物又向下直攻……未央生聽了,就把陽物拔出,聽他自用。婦人伸開巴掌,吐上許多唾沫,把陰物扒開,灌了一半進去,余剩的都搽在陽物上……(《肉蒲团》)”

    1. CK says:

      哇塞﹐我知道你是中文系的﹐該不會你的畢業論文就是研究《肉蒲团》吧? 😉

  6. JT says:

    我不研究,我只是按内容“做实验”:P

  7. mimid3vils says:

    哇,原来你是那么诗情花意的哦,失敬失敬

    1. CK says:

      哈哈哈﹐裝模做樣而已。。。。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