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廚房之彩虹沙拉Our Rainbow Salad

  上星期做壽司所剩的食材還挺多的, 本著不浪費食物的精神, 我們這次就用那些剩下的食材來做一道菜好了。 不過該做些什麽呢? 我們之前在Croisette吃過一道沙丁魚拼盤的前菜。 做法看起來很簡單,而且還非常漂亮, 好,那我們就來抄襲一下好了。       首先把所有的食材切成小丁塊, 一層接一層的,擺放在一個器皿裡頭。 然後放在冰箱冰一會兒,再把器皿反過來倒在碟子里。 最後撒些剩餘的食材在碟子上做裝飾,就大功告成啦。     做法很簡單,不過做出來的成果卻和我們預期的不同。 原以為把那器皿翻過來, 裡頭的食材就會美美的出現在碟子上,結果不盡然。 一部份的食材乖乖出來了,一些卻還黏在器皿裡頭。 到最後只好用湯匙把他們挖出來,慢慢疊上去, 所以最上頭那層的形狀不是很美。 至於口感和味道嘛還不錯,一整個清新爽口。 炎炎的夏日里來一份還挺開胃的。       *下星期沒有週末廚房,因為這週末我們要去曼谷喝咖啡,呵呵呵。:D

東京自由行之我的幸福麵包、靚仔拉麵和天婦羅

  東京好吃的東西多不勝數; 從大餐館到居酒屋,從主菜到甜點小食; 無論是日本餐還是其他國家的美食,可說是想吃什麽就有什麽。 可是有幾樣東西是我們每次拜訪東京時都一定會去吃的。 那就是Vie de France的明太子魚子麵包、Tenya天婦羅和Tonchin拉麵。 這些雖然不見得是來自什麽著名的餐館或美食店, 可是也許是當時的心情,也許是身邊同行的老朋友增添了食物的美味。 自從吃過一次后就一直讓我在茲念茲的。     記得第一次到東京時,我們住在池袋,每天要搭地鐵到處去玩時, 都會經過這家開在地鐵站李都麵包店Vie de France。 有一天我們決定到裡頭吃早餐,而當時我選的就是一個太子魚子麵包。 記得當我一口要下時,那又鬆又軟的麵包,上頭淡淡的起司香氣, 加上裡頭帶點辣味的明太子魚子和雞蛋天衣無縫的搭配, 讓我頓時‘驚為天人’,吃完了又去買多一個。 從那天起,我每天經過那里都去買一個來吃。 每次可以吃到這麵包都會讓我很快樂,於是我們還把它叫做幸福麵包。 就連這次我們的日本自由行,在東京的那幾天我也是每天至少一個。 有時是早餐,有時是宵夜。 馬少笑說他們的麵包好像越來越小,而我的臉就一年比一年大。。。。。。     而Tonchin拉麵是老鼠醫生的好介紹。 地點也是在池袋附近;距離地鐵站并不遠。 記得當我們第一次抵達餐館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可是裡頭排隊的人龍卻還是很長,加上店面並不是很大; 當你在吃麵食,後面就有一排的人在看這你吃兼等位子。 那一頓真的吃得我戰戰兢兢,渾身不自在的。 不過那的拉麵無論是湯底還是面的口感,真的很合我們的口味; 尤其是馬少,每次到東京至少都吃上三、四次。 記得第一次在那用餐時,工作人員都是年輕的帥哥; 於是馬少就把它叫做‘靚仔拉麵’。         最後的Tenya天婦羅,是我們在原宿一帶逛街時的意外發現。 記得當時逛了一早上,大家都累得不想動腦經想要吃什麽; 看到這家店的人潮還蠻多的; 心想應該不錯,於是便到裡頭去醫肚子。 雖然這是一家連鎖店,可是那天婦羅炸得真的很不錯, 再淋上濃稠的醬汁來拌飯,在肚子餓時這簡單的一餐簡直就是人間美食。 所以現在我們每次回到東京時, 尤其在表參道、原宿一帶逛街時,都會到那去吃上一頓。       *其實這三間餐館都是連鎖店,所以在東京或是日本其他地方也可能找的到。

週末廚房之壽司

  這星期馬少有點懶懶的,不想做週末廚房; 但又不想讓我的週末廚房開天窗。 於是他想了一個法子;那就是找個代理廚師(guest chef)來替他煮。 還說每次就他負責煮;沒啥新意,應該偶爾找個人來客串一下。 這樣的話我們無需傷腦筋要煮什麽,只需在一旁打打下手就好, 而且週末廚房搞不好又有另一番不同的氣象。 (聽起來很不錯,其實都是懶人的藉口。。。。)         於是馬少就從我們身邊的朋友下手,問問看看誰願意來客串。 結果還真讓他找到了,那倒楣的人就是我們的朋友I君(自稱淞少)。 (其實自從淞少說他閒暇時愛在家泡咖啡,烘焙蛋糕和做做菜后, 馬少就已經打起他的主意啦。。。。。)       想了幾天后,淞少說決定這次要做壽司。 我們除了和他一起上市場買食材外, 其餘所有的準備工作和壽司製作幾乎都有他一手包辦,除了那捏壽司要用的飯。 由於要處理其他食材,於是他把重大的責任交給了馬少。 而馬少於是就照著包裝紙上的指示,一杯米配兩杯水的份量來煮。 結果當飯熟后,淞少打開飯鍋蓋打算加些醋時, 赫然發現那飯的水分加得太多了,差點把飯都給煮成粥了。 Well,都已經米已成‘粥’了,還能怎麼辦,那就繼續做唄。         當天淞少一共做了好幾種壽司, 計有吞拿魚、雞蛋美乃滋、香蕉芒果蟹條壽司和手卷。 據說那香蕉芒果蟹條壽司如果加入天婦羅蝦后會更美味, 不過我們去的那超市里的蝦不是太大,就是太小,不然就不怎麼新鮮,結果沒買成。 其實撇開那飯的口感不對外, 做出來的壽司都還似模似樣,而且味道挺不錯的。 吸取了這次的教訓后,我想下次再做一次的話,應該會更好吃。        

日本自由行之-橫濱杯面博物館CupNoodles Museum

  六月底的日本自由行一共是八天八夜。(好兆頭吧?發啊!) 前四天在北海道的行程已經介紹過了; 而后四天的大部份時間我們都呆在東京。 其實也沒什麼特定的行程,就泡泡咖啡館,不然就逛街購物兼找東西吃。             不過其中有一天,我們閒著無聊,搭火車到橫濱玩了半天。 而這半天的時間我們都花在日清杯面博物館(Cup Noodles Museum)裡頭。 日清是一家日本食品公司,最廣為人知的就是他們的杯麵、泡麵和即食麵。 (我吃的最多的應該是出前一丁。。。。) 世界上最早的方便面–鸡味方便面(Chicken Ramen), 就是由日清集團的創辦人安藤百福所發明的。 杯麵博物館裡頭除了有創始人的生平介紹外,還有很多有趣的地方。 像收集世界各地泡麵的展示館,一間仿造安藤百福發明方便麵的老屋子; 還有一些裝置藝術和有關安藤百福思想觀的佈置和設計。               除此之外,頂樓的Noodle Baazar還能讓你吃到各地麵食的。 不過最受大眾喜愛的,則非博物館三樓的My Cup Noodles Factory莫屬。 因為在這裡你可以自己DIY製造出一杯獨一無二的杯面! 首先是杯子的設計;在三樓的入口處先付錢拿個空的杯子。 洗手後就可以用他們所提供的彩色筆在杯上畫出你喜歡的圖案。 畫完了就可以到櫃檯那去進行面、湯底和配料的包裝。 湯底有一共有四種選擇,而配料則從12種裡頭任選四種。 真空包裝后完畢後,最後還要去製作充氣包。 這樣可以避免杯面不小心被擠壓而變形。(不過不能這樣帶上機啦)           我覺得那杯麵DIY的過程還挺好玩的。 馬少平時就愛塗塗寫寫的,拿起筆就能畫。 我連上次拿起顏色筆作畫都忘了是什麽時候的事了, 剛開始時還真不知該如何下筆咧。 忘了提,這樣製作出來的拉麵食用期限是一個月。 我們帶回來后就放在櫃子里直到現在。。。。。。 吃是不能吃了,不過拿來當個紀念也不錯。…

週末廚房之French Toast

  小時候寄宿在保姆家時,早餐一般都很簡單。 大多時候都是白麵包塗點牛油,然後撒些白糖就是解決了。 偶爾有吃不完的麵包或麵包不新鮮時; 保姆會打一粒雞蛋,加些糖和一點醬清做成蛋漿, 然後把麵包放在蛋漿裡頭浸一浸,再拿去煎得香香的。 那是我印象中最早期的吐司; 其實當時也不知道什麽是吐司,只管它叫做煎麵包而已。 長大后才知道那叫吐司;而且還可以加入不同的食材,做成不同的版本和形狀。       這次的週末廚房,我們重溫舊夢,做的就是吐司。 不過不同於保姆的做法,馬少參考的英國美女廚神Nigella Lawson的版本。 首先只用蛋黃不用蛋白,再來是在蛋漿里加入肉桂粉和牛奶。 所用的麵包也不是一般的白麵包,而是全麦黑面包Brown Bread。 做出來的吐司外皮有點脆脆的,而中間部份則有點custardy蛋糊的口感。 而且爲了增添吐司的風味,我們還加了花生醬和新鮮的草莓。 無論口感還是味道都和我一般吃的相差甚遠; 尤其是中間custardy的部份,還真有些吃不慣。 相比之下我還是比較喜歡普通的吐司多些。       食材: 蛋黃三粒、肉桂粉、牛奶、糖、牛油、全麥黑麵包 做法: 1. 將蛋黃打散后,加入肉桂粉和鮮奶,攪拌均勻,製成蛋漿 2. 將麵包切片,放入蛋漿里浸 3. 再平底鍋里加入牛油,用小火把牛油融化,放入沾了蛋漿的麵包 4. 用小火慢慢把麵包煎成金黃色 5. 上桌后,可隨意加入蜂蜜、草莓或花生醬      

新山(JB)彩虹港式豬腸粉

  新山好吃的東西不少,新餐館也越開越多。 每次回去前就在想是不是該去嘗嘗鮮,換換口味。 結果到了最後還是只去光顧我們最愛的那幾家。       像彩虹的這家港式豬腸粉攤子,就是我們每次回去都一定會去報到的。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吃港式豬腸粉,是在大馬一百檔那。 但是要說最喜歡而且吃得最久的,就是這家了。 以前每逢週末;母親到彩虹那一帶買菜時, 都會順便打包兩條豬腸粉回來給我當早餐;吃著吃著都吃了二十幾年了。 現點現做的港式豬腸粉,薄薄的外皮順滑可口。 餡料有蝦仁和叉燒兩種,貪心的我總愛兩種都要; 再配上特製的醬料和辣椒; 老實說,我們覺得比起許多點心店甚至酒樓的都來得好吃。       除了豬腸粉外,老闆和老闆娘還有另一個面煎粿攤子。 我最喜歡的是花生、牛油加玉蜀黍口味。 每次會先把旁邊的皮吃掉;把餡料留到最後再一口氣把它吃完。 豬腸粉和面煎粿,很簡單的早餐,不過卻是我從小吃到大的。 現在馬少受了我的影響,每次回新山也都吵著要去吃。               其實來這光顧的客人一般都是外帶回家的, 不過由於我們住在酒店里,要外帶回去有點麻煩, 老闆得知后就把他們的椅子讓給我們,再清出一小塊地方讓我們可以坐著吃。 一邊吃著現做的豬腸粉,一邊和老闆聊天, 都已經變成我們回新山的例常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