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自由)行 – 秘魯馬拉斯鹽田 (Maras Salt Mines)

離開馬丘比丘后,我們乘搭傍晚的火車回到Ollantaytambo, 並在那過一夜,第二天才再繼續我們的行程。          在這裡要介紹一下我們在Ollantaytambo的住宿El Albergue; 它是我們在整個秘魯行程中最喜歡的一個。 地點非常好,就在火車站裡頭, 一下火車就看到來迎接我們的酒店工作人員,接著走不到兩分鐘就到酒店了。 不過累了一天的我們也沒心思去注意酒店的環境和擺設, 隨便在酒店的餐廳裡吃了晚餐就去休息了。 第二天起床后,到樓下的餐廳去享用早餐時才驚喜的發現, 這酒店的佈置和裝潢都非常的漂亮。 除了有個種滿了植物的美麗花園外, 酒店內的小擺設,牆上的畫,甚至吊燈都很有味道。 噢,差點忘了說,在這裡我還吃了生平第一頓駝羊扒(alpaca steak), 而馬少點了的則是駝羊漢堡(alpaca burger)。 吃了一口后我們都覺得那醬汁和配料都不錯,不過駝羊肉卻超硬的! 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它給吃完。 還有還有,這里也是我們整個南美中行程中唯一有提供食水的一間酒店。 雖然就只有那小小的一瓶,不過已經讓我們很意外了。 (平時的食水都得到外頭的商店去買。) 說完了酒店,繼續我們的行程。 這是我們在秘魯的第四天。 當天的團員就我們三個,加上導遊和司機共一行五人。 主要的景點呢只有兩個,所以時間上非常充裕,是最輕鬆的一天。 而且導遊很隨和人超好,解說詳細得來有不會太羅嗦,很合我們的脾胃。 在秘魯所有的導遊中,我們最喜歡的就是他。 Maras鹽田是我們當天的第一個景點。 那裡的地下水由於流經山中的礦鹽區,所以含有很高的鹽份。 聰明的當地人就沿著山谷地勢開發鹽田,并鑿了許多小渠將地下水引到裡頭。 當水份蒸發后,剩下的就是白色的粗鹽啦。 遠遠看,這些白色的小鹽田,一格格的佈滿了整個山谷,很壯觀。 走近時,則有點像殘留在地上的雪,白皚皚的,讓人忍不住想用手摸一摸。 其實那鹽還挺粗的啦,不像雪那樣細柔。 參觀完了鹽田,我們到售賣紀念品的小鋪子一看, 才發現哪裡售賣的鹽種類繁多;有些是食用鹽,有的用來洗澡。 而食用鹽又分粗鹽、細鹽;普通的和加了不同香草的;pattern 多過badminton。 經工作人員介紹,我們才知道這些不同種類的鹽,適合用來烹調不同的食物。 我們就這樣每樣買了一點回來,結果大包小包的。 過海關時我還挺擔心的,那些海關人員會不會以為是白粉啊? (待續)。。。。。。 • 南美洲(自由)行 South America Free & Easy • 1. 巴西的聖保羅…

南美洲(自由)行 – 秘魯馬丘比丘 (Machu Picchu)

自從中學時看了三毛的中南美洲遊記后, 玻利維亞和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就一直是我很想去的地方。 後來在某部紀錄片裡頭看了有關馬丘比丘的介紹后,就更堅定了我的這個信念。 其實到底有什麽那麼吸引我,我也說不出來,但就是想去就對了。 這次南美洲之行算是讓我實現了這個小小的夢想。 在印加帝國滅亡后,由於位處高山叢林之中, 一直沒被西班牙人發現,也因此讓它躲過了戰火的摧殘和洗禮。 直1911年被美國探險家海勒姆·賓厄姆無意中發現后,才廣為人知。 爲什麽會在高山上建這麼一座城市?到底有什麽用途? 至今仍是眾說紛紜,有資料說是那是贵族的修养场所, 有的說是用來贍養婦女以供男人之需。 導遊則說這里是一個類似古印加的天文與祭祀學堂。 據考古學家研究,整座城市可分為神圣区、通俗区和祭司贵族区。 裡頭有完好的水利系統,花園,宮殿和神殿。 而城市是由許多石頭所建城,當中不用粘合劑,靠的是精确的切割和堆砌。 那鬼斧神工的建造手法,放在現在也是一件非常的不可思議的事。 至於建築所用的那些石頭由那裡運來,更是一個謎。 裡頭許多建築的位置都跟天文曆算有關,像著名的拴日石和三窗之屋等。 三窗之屋又稱為三窗神廟,據說不同的季節, 陽光會由不同的窗戶射入,非常神奇。 還有一點更神奇的就是,據說從入口處那看過去, 马丘比丘城市背后的山所形成的轮廓,很像印加人仰望天空的脸, 而華納比丘(Wayna Picchu 或寫做 Huayna Picchu)剛好就是那鼻子的部份。 當我將照片逆時針轉了九十度后,看起來還真的有點像。 有關馬丘比丘的資料實在太多了,看不盡也寫不完,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很懶。:P 所以有關馬丘比丘的介紹就到此為止。 下面還是寫寫我們這次的行程好了。 其實在抵達馬丘比丘前,心裡還挺七上八下的。 一下怕爬到一半體力不支,一下又怕高山癥發作, 更擔心天不作美來場大雨,那就完了。 還好我們大清早(七點左右)抵達時,天氣非常好。 而且由於我們是坐最早班的巴士上山,人潮也較少。 拍照嘛不用排隊,還可以細細欣賞整座城市寧靜的一面。 當天的我們的團就只有我們三個和導遊,一行四人。 而要看的景點就只有這裡,所以時間上非常充足。 看完了廢墟的各個景點后,是我們自由活動的時間。 導遊建議我們去爬華納比丘(Wayna Picchu)和Intipunku(太陽門), 從高山上俯瞰整個馬丘比丘城市。 據他說,一般遊客慢慢爬的話,華納比丘約四十分鐘就能爬到山頂了. 而Intipunku(太陽門)這段路則要一個小時半左右。 結果?我們倆爬了一小半才爬上華納比丘。 那的臺階非常陡峭;有的石階很寬,有的比我的脚板還小。 而且有的地方連繩索都沒有,得慢慢的爬,有事害得手腳並用, 加上那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度,我覺得還蠻驚險的。 在攀上山峰前,我一直以為山頂上面會有一個很大的平臺, 可以讓我們拍照或俯瞰整個馬丘比丘。 但當等我們好不容易爬到山頂時, 才發現上面可以立足的地方很少,而且也非常的小, 大家都是拍了幾張照片,稍微休息一下就得離開了,…

南美洲(自由)行 – 秘魯庫斯科城 II (Cusco)

參觀完了教堂和太陽神殿, 我們下一站是Sacsayhuamán (又寫做Saksaq Waman)。 這個Sacsayhuamán中文翻做萨克塞华曼或薩克薩瓦曼。 當地人的發音聽起來則有點像sexywoman。(這樣是不是比較容易記咧? :P) 這裡原是當年印加帝國的軍事基地。 花了約八十年修建,共經歷了三代君主才完成。 整個基地由許多巨大的石塊,石塊間緊密相接,做的非常精細。 可惜西班牙人佔領后,這裡慘遭到破壞, 許多的石塊被運到其他地方去當成建築材料。 現在所看到的,還不到當年的四分之一,但是已經夠讓人震撼了。 據說當年印加王把库斯科想像成一直美洲豹, 而薩克薩瓦曼就是美洲豹頭部,這裡底部Z字型的圍牆則是它的牙齒。 離開薩克薩瓦曼,我們來到普卡普卡拉(Pukapukara)塔姆博馬柴(Tambomachay)。 塔姆博馬柴當年是一座祭祀泉。 至今仍有些泉水在流著,有的則早已乾枯了。 圖中的泉水品字型的由三個管道流出,雖然不大,卻挺清澈的。 泉水對面像崗哨的就是普卡普卡拉, 它則是印加古道的停留站,讓走累的人可以歇歇腳。 今天的最後一站則是肯科(Q’enqo)。 肯科裡頭像個小迷宮,道路曲曲折折的,又窄又小。 但它其實是一個祭壇,底層進行祭祀的地方有個石臺, 據說當晚上舉行祭祀時,月光剛好會從石縫中透進來照到石臺上哦。 參觀完了肯科,我們結束了我們在库斯科第一天的半日遊。 回程中,也許是累了一天,加上這城市的海拔高度, 雖然早上吃過了高山癥的藥,喝了幾杯古柯茶。 不過我還是有點頭疼,頭暈加上呼吸困難。 所以連晚餐都無法出去吃,只好請馬少他們打包回來。 在库斯科第二天,我們加入了另一個旅行團。 而當天主要的行程是著名的聖谷(The Sacred Valley)。 第一站是當地的一個小市集。 我們沒買什麽東西,就隨意逛逛然後到處拍照。 我喜歡當地人的傳統服飾,顏色鮮豔好看,看了就忍不住想拍。 (不過很多時候和他們拍照是要給錢的, 尤其是那些穿得很好看然後手抱只羊驼。) 離開小市集后,我們來到了一座印加古城皮薩克(Pisaq)。 這裡除了有印加梯田和遺址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市集。 這裡所販賣的東西很多,尤其是羊驼毛的製成品,像衣服圍巾之類的。 買的時候要小心,純羊驼毛所製成的衣物價錢是很貴的, 很多時候在市集的貨品都混合了人造纖維,所以價錢較便宜。 我們沒買羊驼毛的衣物,因為實在沒什麼機會穿。 不過走著走著看到了一個賣畫的小攤子, 那裡的畫我們還蠻喜歡的,所以就買了一幅。 在秘魯的市集買東西是可以殺價的, 我不擅長這點,不過友人倒是殺得不亦樂乎, 所以都是我們買,他負責幫我們殺價。 當天最終的目的地是Ollantaytambo。 Ollantaytambo是另一處印加古城;至今也仍然有許多當地人在此生活。 當初在庫斯科陷后,印加軍隊曾退守於此和西班牙對峙。 雖然因占了地利而曾大敗西班牙,不過最後依然逃不過滅國的命運。 這裡的遺址還挺完整的,不過梯階很高。…

南美洲(自由)行 – 秘魯庫斯科城 (Cusco)

告別了摩艾和美麗又蒼涼的復活節島, 下一站我們來到了群山環繞的高山城市,秘魯的庫斯科城。 這座海拔3400公尺的城市是當年印加王國的首都, 也是我們這次秘魯之行的起點。 第一張照片是飛機降落前我透過機窗所拍出去的, 可以看到外頭一片山巒起伏,一些山峰上還殘留著白雪。 比起復活節島,這裡又是另一番景色。 我們抵達的時間是早晨七點多, 同班機的乘客裡頭有一位修女,長得很像安海瑟薇。 我想偷拍她的照片又怕被看到,遮遮掩掩之下, 結果拍到的照片不是朦朦的,就是看不到樣貌,看來還需多多練習才行。 而我們走出機場時,看到的是一大群不同旅社的導遊; 大家手上都拿著牌子在等他們的遊客。 不過我們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我們的名字, 心想我們的導遊該不會把時間或名字搞錯了吧。 還好,等了十五分鐘后,在我們打算聯絡她時,她終於出現了。 導遊說會先帶我們到酒店,讓我們休息一會,下午才開始當天的半日遊。 謝天謝地,因為前一晚爲了乘搭凌晨的班機,我們是在機場的長椅上過夜的, 現在已經累得半死,要是馬上就開始半日遊,我應該會累昏。 我們半日遊的第一站是庫斯科大教堂。 這座大教堂建在某位印加大神的宮殿遺址上,前後共花了百多年的時間才完城。 期間換了好幾任建築和設計師; 所以裡頭有些地方屬於巴羅克式的建築風格,某部份屬於歌德式的, 還有其他的我也記不了那麼多,是個建築風格大雜燴。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這裡和大部份歐洲的教堂很不一樣。 裡頭一整個金碧輝煌,真的是金子的金。 而且裡頭所有圣象的造型和衣著也很不同,很有當地的色彩。 教堂裡有一幅由馬科斯薩帕塔(Marcos Zapata) 所畫的《最後的晚餐》, 這幅雖然不及達芬奇所畫的幅那麼廣為人知,可是也是挺有名的。 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畫裡的餐桌上擺了一隻烤豚鼠(Guinea Pig), 那可是這裡的名菜哦,呵呵。 離開教堂后我們步行道附近的太陽神殿(Qorikancha)。 這座太陽神殿據說以前是用黃金覆蓋的, 而西班牙征服印加帝國后,把裡頭的黃金全都給搬走了。 剩下的是許多大石頭組成的印加石牆。 這些石牆非常堅硬而穩固,歷經幾次大地震也完好無損。 放在現在,也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可見當時印加的科學與建築水非常高。 大教堂和太陽神殿裡頭都不讓人拍照,所以只能拍拍牆壁的石塊和庭院的花朵。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上找找那幅《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 教堂裡頭金碧輝煌的裝飾和極富特色的圣象。 逛完了太陽神殿,下一站是到城外去參觀的一些印加遺址。 到底看了些什麽呢,下一篇才告訴你,哈哈。 補充: 我很喜歡庫斯科城,一座很有故事的城市。 走在街上拍拍窗子,牆壁和路上的行人都是件有趣的事。 我們一共在秘魯待了六天,除了庫斯科城,還去了周邊的幾個城鎮。 在出發前一個月,我們先把想去的地方電郵給當地的旅行社, 再由他們為我們安排交通,住宿和導遊。 (這也是爲什麽我會把標題的‘自由行’這三個字加個括號。) 所以我們不是六天都跟著同一團的團員到處走。…

南美洲(自由)行 – 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 IV 完結篇

復活節島上主要的景點在前兩天都看完了, 雖然還有些,不過大家都沒什麽興趣去看。 所以在剩下一天半的時間里, 除了早上到Ahu Tongariki那去看日出,和到旁晚是到酒店附近的海邊看日落外, 其他的時間我們就隨意的到處去逛逛。 看看他們的菜市場,買些紀念品,然後找間咖啡店吃份蛋糕, 不然就是走到海邊那吹吹海風吃雪糕。 整個南美洲行程裡頭,馬少最喜歡就是復活節島,因為真的超悠閒的。 印象中我好像還沒真正看過日出咧,因為每次都爬不起床。 還好島上這個季節的日出時間還挺遲的, 大約七點半左右,所以我們不用太早起床! 和Paul借了車子,我們自己就憑印象往Ahu Tongariki駛去, 轉錯了幾個彎兜了個大圈后,我們大約七點就抵達Ahu Tongariki了。 不過有人比我們更早,而且把好位子都占好了。 友人說因為當天的雲層很厚,所以日出沒有很美, 雖然如此,大家還是很努力地換著不同的位子拼命的拍。 這是我第一次拍日出,出來的效果不是很滿意,需要多加練習才行。 雖然也是第一次拍日落,不過我覺得日落的照片拍出來比較美, 或許不是在旅遊景點拍的吧,反而拍得比較自然,呵呵。 復活節島補充: 復活節島很小,面积大約为160平方公里左右, 而主要的商店和餐館都集中在大街上。 這裡好像只有一間加油站,兼做錢幣兌換。 通用貨幣是智利比索,一美金大約換480比索。 大多的餐館都接受美金,不過兌換率可能低些。 島上的消費還挺高的,三個人隨便喝個下午茶,就花了四十美金。 前兩天的晚餐平均一個人要三十多美金,約一百馬幣。 島上有間郵局,記得把護照帶去那裡, 因為在那可以蓋個復活節島的印,當成紀念也不錯。 • 南美洲(自由)行 South America Free & Easy • 1. 巴西的聖保羅 (São Paulo I) 2. 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 I) 3. 復活節島 (Easter Island II)…